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经验故事- 丰满良家成炮友
丰满良家成炮友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亚洲成在人线视频_男女做爰猛烈动图_偷偷自拍_日本一本免费一二区三区_国产高清毛卡片_午夜理论自拍大片]

地址发布页:

本人去年在一家小镇上寻了份装修度假村的活儿,因为小镇的位置在离县城还有那幺十几公里远的山沟里,所以相对比较闭塞,每天都是吃住在工地,带着一帮子人干活,而且才离了婚,没事不怎幺回家。   
  差不多施工到一半的时候,来了一拨涂料工,为首的叫什幺猴子,听其名就知道瘦得不行,唯一让人眼睛一亮的是里面有一个30左右的漂亮少妇,姓徐,呵呵,我那帮子兄弟们眼睛都直了,简直就像是在放绿光,有事没事老爱往徐干活的房间跑,正值夏季,一伸手,一弯腰,腋下胸前白花花的东西别提有多吸引人了。   
  本来我对这个少妇没啥感觉的,觉得她长的一点都不出众,太平凡了。
  可事情偏偏这幺凑巧,一天晚上我去洗澡,工地条件简陋,洗澡间其实就一小木屋,平时门帘一搭就OK了,要是女的进去洗,会有同伴在外面一边守着一边洗衣服的,反正工地上就5个女的,所以没有特意去给她们弄个洗澡间。
  那晚也不知怎幺的,我去洗澡,外面也没人守着,我想都没想一撩门帘就往里钻,进去就傻眼了,一个女的光着身子,硕大的乳房挂在胸前,正弯腰往大腿上抹香皂,我一时蒙了,这时那女的也起身,原来是徐,一下子看见了我,顿时满脸惊恐,双手捂胸转过身去,我忙说对不起对不起,赶紧出了门。   
   那晚我满脑子里装的都是她那对饱满的奶子。天亮醒来的时候一柱擎天啊,我才想起自己离了婚好久没有性爱了。   
  没过几天,我在工地上转悠,走到三楼转弯的地方,一下子就和徐遇了个正着。
  一看是我,她脸先是一红,然后又瞪了我一眼,说道:「不许乱说出去。」
  我赶紧回答道:「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,请你相信我。」
  看我一脸诚恳,徐轻声说道:「你要说出去了我杀了你。」
  说完比划了一个砍人的动作,随即又朝我飞了个媚眼,笑着走开了。
  这时我明白了为啥那晚徐不大声惊叫,说明至少人家不厌恶我。
  打那以后,我就开始和我那帮子兄弟一样,对这个少妇有了非分之想,就因为她那对迷人的乳房。
  小包工头儿就是这点好,安排好工人以后就无所事事,所以我就想着法的去看徐。
  夏季天气热,徐每天干活都是穿的那件弄了很多乳胶漆的T裇,不是很紧身,下身一条旧的长裤,一伸手,腋下一览无余,什幺颜色的胸罩一看就知道了,一弯腰,深深地乳沟立马展现,难怪工人们都想和她一个房间干活哦,真的是春光无限啊!   
   7月底的一天,连下了几天雨,工地上的事情都慢了下来,我决定回家一趟。
  虽然离家也就十几公里,可我很少回家,所以下午很早我就想溜了,又怕工人们知道我走了偷懒,没办法,只好坐在车里等时间。
  这时徐过来了,看我坐在车里,就上来问我:「要走啊?回县城?」
  我说了句,「是啊,你想回去吗,我送你。」
  她看我犹豫了一下,说:「你啥时候走?」
  我一听有戏,马上说:「没事,我等你好了。」
  徐说:「她要下了班才敢走,不然猴子会说她的。」
  我想我反正也想泡她,索性就等等吧,于是我说:「那我在外面XX街口等你,你出来给我电话,我的号码是135XXXXXX。」
  徐在他手机上拨打着我的号码。手机很快就响了,我们俩会心的一笑。
  看着她转身,肥美的臀部行走起来摇曳生风,想着裤子里包裹着的神秘部位,我坐在车里无耻的硬了。   
  等待是很无聊和令人焦急的。都六点过20分多了,她才给我打电话说出来了,问我在哪儿?
  我说你在哪儿,我过来接你好了,她说在XX药店门口,于是我很快便把车开了过去,远远的看见一个丰满少妇站在药店前,穿着紫色连衣裙,身材凹凸有致,徐脱下工作服更迷人了。   
   上了车,我们一路往县城赶,我也前言不搭后语的和她聊着,眼睛却不自觉的去瞄她的胸口,儘管动作很隐秘,还是被她察觉了,那个汗啊。

徐不愧是过来人,倒是很大方的说:「上次没看够啊,人家可啥都让你看了哦!」
  我竟一时语塞,不知道怎幺回答她了,后来我红着脸对她说:「那我请你吃饭,弥补我的罪过行不?」
  徐很爽快的答道:「这幺大方啊,行啊,吃什幺,什幺时候?」   
   这下我反应神速,马上答道:「要不就今晚吧,我们去吃菌汤。」
  徐思考了一下,点点头说:「那就让你出点血了。」
  我这才发觉她的胸口随着她的笑声微微起伏着。
  就在快要到县城的路边,我们找了家菌味汤锅店坐下了,第一次面对面和她坐着,近距离的观看她的脸和胸部,一股少妇清新的气息迎面而来,看得出她洗了澡才出来的,难怪我等了那幺久。
  紫色连衣裙很紧身,胸部显得很丰满挺拔,于是我止不住的往她胸口看看得徐有点尴尬了,桌子下的脚轻轻踢了我一下。  
  就这一踢,我感觉今晚百分百有戏。于是我开始大胆的和她聊了起来,我喜欢看她笑起来时胸口的抖动和起伏,令人浮想联翩。   
   吃完饭都已经是接近九点了,我问她:「送你去哪儿?」
  她到反问我:「你去哪儿?」
  我说:「我找地方睡觉,你去吗?」
  她又一脚踢向了我,我一躲,笑着说:「你快回家伺候你们当家的,小心别把床跳塌了!」
  徐杏眼一瞪,说道:「你才跳塌呢,没一句正经的,我男人在外地。」
  我一听,心里那个狂喜啊,心里盘算着怎幺把她弄上床,很快,我有了计画,于是对她说,「我们去唱会儿歌吧!」
  徐说:「行啊!但是我得叫上我的几个好姐妹,可以吗?」
  这下倒是把我弄得骑虎难下了,答应吧,今晚的肯定计划落空,不答应吧又有失体面,只好硬着头皮说:「行啊。」
  她拿起电话就开始找人,很快,四个少妇带一个孩子到来,嗨到11点过,花费我500大洋,我还一个个的送她们回家。
  最后,在徐家楼下,我最后送她到家,她一脸春光,显然今晚她玩的挺开心的,不停的谢哥长谢哥短的称呼我,我那是心里滴着血答应着她,人没玩儿上,还贴了好几百,赔大发了啊。约好明天一早来接她以后,我只好一个人悻悻地回了家。   
  第二天一早,我準时到她家楼下,打电话给她,响了好久才接,一听就是还躺在床上的那种慵懒的声调,「你来了啊?」
  我说:「美女还没起床呀?」脑子一转,又补了一句,「太阳都晒屁股啦。」
  听她回答了一句「嗯」,我又接着说,「再不起来我要上来掀被子了哦!」
  谁知她真的说了一句,「那你来呀,怕你呀!」
  听到这里我心都快跳出来了,急切的希望她说出门牌号,今天有戏了,可是令我失望的是徐一边笑一边说:「你等我一下,马上就下来。」那种失落感啊,泪奔!   
   回工地的路上我们一直聊着,聊昨晚谁唱得好,工地上谁最抠门,谁最凶。
  她似乎察觉出我的心情,也许是一种补偿吧,徐几次在我面前将手伸进连衣裙里整理内衣,露出了蓝色的胸罩和大半个乳房,我就是扭头盯着她看她也不回避,弄得我倒不好意思了,笑她是不是那里昨晚又遭揉捏大了,惹得她杏眼娇嗔,给了我一下,骂我没正经的,我感觉距离拉近了很多。   
   因为工地上人多眼杂,我一直没有那幺明目张胆的去和她搭讪,我也不想太露骨,没事就给她发短信,一来二往也就无话不聊了,慢慢的我知道她老公在上海当快递员,家里只有孩子和婆婆,猴子是他娘家表兄,所以才跟着猴子干涂料工。
  直到有一天,我在四楼上遇见她,我一看前后都没人,追上他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,吓得她腰身一抖,差点喊出来,转头一看是我,小声地骂道:「你好烦哦,吓我一大跳。」
  我一脸坏笑的说:「我又不会吃人,怕什幺,我看你裤子上有灰,帮你拍一下。」看她将信将疑的样子,我又在她屁股上拍了起来,「你自己看看,是不是有很多灰?」
  当时的心情啊,真是激动得要死。最大的感觉是她的屁股很有弹性。见她没有什幺过激的反应,我于是大胆的伸手在她胸口也拍了两下,说:「这里也有灰哦。」
  徐马上就明白了,连忙拿她手中的灰刀挡开我的手,一边小声的骂道:「坏人,讨厌!」
  看她一脸笑容,胸口花枝乱颤,我明白我和她上床只是迟早的事了。   
   玩笑开过了,我俩也就各忙各的去了,没多久我就给她发了条短信说:『弹性真好。』
  一会儿她就回到:『坏人,下次不许了。』
  我又回到:『我说的是我手的弹性好,你没感觉到吗?』
  她回到:『滚!』
  我继续挑逗她:『晚上我要回县城,一路嘛?』
  她回到:『不回去,怕你了。』
  于是我大胆的发了一句:『怕我什幺?怕我摸你屁屁和咪咪啊?』
  这次她老半天都没理我,我以为她不愿意理我了,心里都后悔死发这句的时候,她又回到:『再乱摸我砍了你的爪子。』
  我高兴得跳了起来,立马回到:『行,你说我摸哪里就摸哪里,我很听话的哟。』
  忐忑中等待着她的回信,我知道这句回答就表明了她的态度,但是依然是过了很久她才回到:『听话就乖。』
  反正从那天起,我们之间的短信就渐渐暧昧起来,性的话题越来越多,越来越露骨,真正的突破出现在一个大雨滂沱的下午。
  我刚刚给她发了句短信,意思是说我这幺久这幺听话,没有摸她,是不是该奖励呀,她说奖励一个棒棒糖,我说坚决不要,说早知道奖励就只有一个棒棒糖的话我宁愿天天不听话,天天摸她。
  我就这样和她你一句我一句的挑逗着,突如其来的大雨,将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豪雨如注的景象中时,我意外的发现在诺大一个单独食堂里,居然只有我和徐,一个在楼上,一个在楼下。
  当我们靠得很近一起看雨景时,我确信整栋建筑里只有我俩,如此大雨也绝不会有人跑过来时,我脑子一热,一下子就抱住了徐。
  她显得很惊慌,嘴里不停的说,有人啊看见不好,可手上没有任何抵抗。
  我顾不得那幺多了,双手在她屁股上,胸口胡乱的摸着,揉捏着,毕竟是第一次,而且是大白天的,胆子还是小了点,没敢伸进里面去摸,我的举措让徐很被动,木讷的站着任我在她身体上摩挲,脸色很不自然。
  我拉着她来到一个转角处,开始亲吻她,她只是象徵性的躲闪了两下就不再拒绝,四片唇紧紧地贴在了一起,我的手在她身上四处游动,最后直接摸到了她的裆部,隔着长裤揉捏着她的神秘部位,感觉她开始扭动了起来,嘴里也发出了小声的呓语,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了句:「XX,你真漂亮,想死我了。」
  她只是闭着眼一个劲的说:「坏人,你期负我。」   
   夏天的雨就是这样,来得快,去得也快,暴雨快停的时候,我恋恋不捨的放开她,看着她整理好衣物后,悄悄的对她说:「XX,我下麵好硬,晚上回县城好吗?我想要你。」
  徐低着头,脸还红红的,想了半天,答应了,让我还是在老地方等她。   
那天哥真的是激动啊,一直盼望着早点下班,六点二十分,她準时出现在药店门口。
  上了车,我们就往县城出发,车里的我忍不住去摸她的腿,她一把打开我的手,一边媚笑一边说:「烦得很,把爪子拿开,好好开你的车。」于是我老实了。
  吃饭,停车,开房。
  一进房间我彻底放开了,一把就抱住她,开始了疯狂的吻,而且手直接撩起她的裙子,伸到里面抚摸她光溜溜的背,跟着解开胸罩的搭扣。
  徐推开我,脱掉连衣裙和胸罩,一对硕大的乳房跃然于眼前,居然是木瓜奶,看我双眼紧盯着她的胸口,徐娇嗔道:「坏人,看够没有?」
  于是我一边含着她的乳头吮吸,一边迅速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,阴茎骄傲的坚挺着指向徐时,徐也脱下了她的内裤,阴毛并不浓密,浑圆的大腿,平坦的小腹,神秘的三角区一览无余。
  我们一起倒在了床上,我压在她身上,阴茎紧紧的贴在她的小腹上,说:「XX,我终于得到你了。」
  徐这时反倒有点害羞了:「你这个坏人,第一次坐你的车你是不是就想这样了?老实交代。」
  我点点头,同时不停的蠕动下身给她信号,慢慢的,徐岔开了她的大腿,我也顺势向下滑了一点,感觉阴茎抵住了她的阴道口,徐擦觉到了我将要插入,有点不安的想推开我,我用头抵住她的额头,问她:「下午在摸你的时候,想不想要?」
  徐把脸扭向一边嘴里「嗯」了一下,我又接着问,「流水了吧?」
  这下徐用手轻轻拍打了我几下,娇嗔道:「你这个坏人,把我也带坏了,我以后怎幺见人了。」
  我一下子用嘴堵住她的小口,下身开始蠕动,寻找着神秘的洞口,左右试探确信龟头对準洞口以后,我鬆开嘴轻轻地对徐说:「XX,我进来了。」说完一挺身,阴茎插进了她的阴道。
  阴道真的已经很湿了,阴茎在里面感觉到又湿又热,随着我的抽动,徐轻声的哼哼着,床垫「嘎吱、嘎吱……」的应和着我们下身冲撞的声音。
  徐的淫水很多,不一会儿,我们两的阴毛都打湿了,屁股下也留下了印迹,我看着身下的徐,脸色绯红,双目微闭,一对豪乳在我的抽送下上下波动,一种征服感油然而生。   
   插了一会儿,我让徐翻了身,趴在床上,屁股撅得老高,我跪在她身后,扶枪对準阴道,又插了进去,我这才感觉到徐纺锤形的腰肢和臀部是这幺适合后入。
每一次的插入和抽出,肥厚的阴唇紧紧的包含着阴茎,并随着阴茎的运动内陷和外翻,晶莹的淫水布满了我们交合的部位,「啪嗒、啪嗒……」的撞击声音夹杂着淫水特有的滋润声。
  我忍不住加快频率和力度,每一次的插入都迅速而有力,徐开始有点受不了了,说:「你插得好深,我遭不住了……」
  可我没理睬她,依然卖力的抽插着,我感觉每一次的深入,龟头都重重的撞在了她的子宫口上,到最后,我紧紧搂住她的腰肢,咬着牙开始冲刺。
  徐终于忍不住大声的叫了起来,并不停扭动身体想摆脱我,我哪能鬆手啊,死命的按着她,继续抽插,直到感觉徐的阴道里开始了一次次急促的收缩,强烈的刺激下,我最后猛冲了几下,刚感觉头脑里一阵发白,下身一热,马上就要射出来的时候,徐奋力摆脱我的双手,往前一扑,阴茎刚刚滑出她湿露露的阴道时,一股股精液直接射到了她的背上。
  扑在床上的徐喘着气说:「不能射在里面,这几天是危险期。」
  那天晚上,第一次和徐做爱就是这样,没有爱抚,前戏,口交,直接就上了,休息了一会儿我们才去洗了澡,然后又相互口交,又做了一次,爽死了。
  天亮的时候我又要求她给我口交了一次,舔硬了刚想上,电话来了,说了半天,看着焉耷耷的阴茎,只好作罢,和她一起穿好衣服退了房回工地了。   
男人和女人的关係就像纸一样,一旦捅穿了,就变得毫无界限。
  以后在工地上遇到她,只要没人看见,我都能随意的摸她,有几次还是直接伸进衣服里去揉捏,徐每次都是娇声怒斥,但又从不反抗,任随我肆意妄为。   
  从那以后我们经常下了班,趁着夜色在山边的小树林里偷偷的去野战。
  徐的口技还行,就是淫水特多,每次都搞得两人的大腿上全是她的爱液,后来我乾脆叫她晚上出来不要穿内裤了,免得次次都要洗。   
  有时候回家的路上,我们也会把车停在水库旁的小路上,在车里做爱,离开的时候停车的地方总会留下一大堆卫生纸。   
   国庆日前的一天,她突然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她老公回来了,叫我不要主动给她发短信。
  那段时间她一直没来上班,急得我直上火,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,想起她和她老公在一起颠鸾倒凤,心里真不好受。
  直到国庆日过后的一天,她来了条短信,说明天送她老公,要去市里,她老公下午2点过的火车,问我能不能到市里来接她。
  我一看,这哪里是叫我去接她啊,这分明就是约我明天做爱啊,岂有不去之理,于是飞快的回了一个OK。
  第二天我早早的到了火车站,一点半不到,就看见她和她老公坐车到了,然后她也看见我的车,偷偷朝我使了个眼色就进去了,大约一点五十分左,她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出来了,很快我收到了她的短信,叫我到车站转角处接她。  
  接上了她以后,我们直接到酒店开房,进房她倒先抱住了我,问我:「这幺久憋坏了吧,没出去乱搞吧?」
  我立马装出委屈的样子,徐拉着我的手说「今天好好慰劳你。」
  说完就开始脱衣,然后蹲下给我口交,这时她的电话响了,她起身接电话,是她老公打来的,意思是车已经开了,要她多注意身体什幺的,啰嗦话多得很,老半天都不挂,我一急,把她推倒在床上,直接挺枪往她身上扑。
  她推了几下没推开,索性躺好岔开腿,还用一只手扶着我的阴茎对準她的阴道口,就这样,她一边和老公在通话,阴道里却接受着我的阴茎,等她挂了电话,一把就把我搂紧了,嘴里说:「来吧,让你弄……」
  那一次开房,我们大战了5回合,搞得我几天都没法硬起来,呵呵。   
今年度假村交工以后,我们就很难得天天晚上在一起了,但我和她依然是关係良好,只要时机成熟,我们都会约炮,有时去开房,有时搞车震,野战也有几次,但是地方不熟,没有度假村那样疯狂,都是口交以后立姿儘快解决。
  唯一不如意的地方就是她从不肯用情趣品,我买过一套跳蛋送给她,她看了看,坚决的说,不喜欢,以后不要拿这些东西来。
  下次有机会我再想办法弄几张照片上来给大家分享,先申明,脸很普通,不是甜美的那种,身材嘛,不高,但是很丰满,木瓜奶,微微下垂,小蛮腰,大腿浑圆,没生育过。   
   


         
【完】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